楔子

  • 作者:寶氣少爺
  • 類別:綜合其他
  • 更新時間:2019-04-02
  • 本章字數:2654

三歲的朱言聽見旁邊的廚房墻腳有動靜,便好奇地從未關閉的側門走了出去,看見廚房外墻邊,堆滿了麥稈的腳下,一幫男生眼神驚恐地瞪著她。

“媽媽,媽媽!”朱言嚇得驚叫,那幫男生聞言,立刻四散離去。

朱言見狀,停住了驚叫,回過頭,卻見到那堆麥稈發出嗶嗶啵啵的聲響,然后漫天的大火,伴著鄰居的驚叫呼救聲,以及聲聲響起的驚雷,印在了她的眼睛和耳朵里。

大火被撲滅之后,朱言的媽媽被救了出來,朱言的爸爸像瘋了一樣地抓住妻子的肩膀問道:“言兒勒?言兒勒?”

“……不知道,我不知道,我剛剛吃了藥,正在床上昏睡……”朱言的媽媽眼睛里全是迷離的絕望,根本站不住。

“我知道她去了哪里!”一個七歲的小男孩突然開口說道,讓朱言爸爸的慌亂和絕望都頓了頓。

“哪里?”朱言的爸爸放開妻子,也不管妻子直接歪道在地,沖到小男孩跟前問道。

“方才,好像看到她去了遷遷家的側門。”

朱言爸爸依言尋去,直走到鄰居家的豬圈,看見兩個三歲的小孩正藏在豬圈的飼料槽下,閉住呼吸。

“言兒!”朱言的爸爸立刻抱住呆呆的朱言,嚎啕大哭。

朱言呆呆地將頭靠在爸爸的肩膀上,大氣都不敢出。

“你怎么躲在這里?”爸爸哭聲略平靜一些,輕輕撫摸著朱言幼小的脊背問道。

“我推不開門,又打雷了……怕,就躲貓貓……”朱言語焉不詳地回話。

“啊?躲貓貓好,躲貓貓好,爸爸一直跟你說,若是遇到危險,就要趕緊跑,或者躲起來……言兒真乖!真乖……”

朱言趴在自己父親的肩膀上,看見方才跟她一起躲在豬圈里的鄰居家的小孩劉國遷,一直一臉驚恐地看著她。

她也看著他,他的頭發,右邊額頭處被燒掉了一塊,方才,她還分明聞到,頭發被燒焦的味道,她也看見他的身旁,有一個綠色的打火機,以及,他被燒紅的手掌。

但是后來,她就忘記了,連同那次大火的細節,她統統都忘記了。

***

“朱言,你給我站住。”姜微微帶著七個高大的女生,沖進朱言的宿舍,將頭發打濕一半的朱言給拉到了走廊上,但是朱言看清了來人臉龐,直接轉身就走。

“我聽說,你的成績很好,雖然每次大考的名次都不顯眼,但有人懷疑你是故意的,因為每次小測試,特別難的題目,你都會做。”姜微微的表情,對于她自己說的話實際的內容和邏輯,并沒有自覺,她更在意的是,朱言濕噠噠的亂發下的那張臉龐——不是她那樣秀氣嫵媚。

“我先把頭洗完。”朱言并沒有站住,直接走進宿舍,繼續埋頭在水池旁洗頭。

姜微微就跟那七個女生,將狹窄的宿舍給圍了個實在,看著朱言不緊不慢地洗頭。

“你這么做,是為了吸引他的注意嗎?”姜微微好容易等著朱言沖走最后的泡泡,開始擦拭頭發。

“誰?”朱言兩三下就將自己不到鎖骨的短發給擦了半干,頭發縫隙里略濃的眉毛挑了老高,被斷斷續續擋住的視線是篤定的不屑:“你說的是,那個劉國遷嗎?”

姜微微還來不及回答,朱言立刻翻了個巨大的白眼,伸手將半干的頭發向后耙了耙,露出了清晰的臉龐——雖然不是姜微微那樣秀氣嫵媚,略帶中性卻很明媚。

“拜托,你不要為了他來煩我,好嗎?”朱言再來回甩了甩自己的頭發,想借著風讓頭皮的水快點干掉。

“我雖然跟他是鄰居,但是從來沒有正眼看過他,跟你腦子里臆想的青梅竹馬沒有一點泡泡關系。

和羞走,倚門回首剛好跟我們的關系相反,從我長眼睛起,我們就沒有任何往來對眼的,請你相信這一點。”

“我不信!”姜微微有些激動或者驕橫,美麗的大眼睛盯著朱言的不屑,分明被激怒了。

“我發誓——”朱言轉身,將自己的帕子擰干,整齊地掛在墻上的衣架子上。

“我發誓,我將來的男人,必然是離你我千里之外的,否則終身不戀,不婚,不孕。”朱言回頭,笑嘻嘻地又認真無比地說道——她知道,自己在說蠢話,鬼才相信這種誓言勒!

但是她不得不這么說,這位驕橫的千金大小姐,家里不明來歷的非常有錢,她這種人啊,惹不起。

姜微微還沒有消化掉這個誓言,也來不及求證這個誓言的真假,就被撥開那七個女生的劉國遷給拉著走出了那個宿舍。

“你追到這里來,是要干嘛?”劉國遷拉著姜微微,直接走到宿舍樓下的操場里,冷聲問她。

“我就是要來看看,你那個陰陽怪氣的青梅竹馬,究竟對你安的什么心!”姜微微大聲回答道。

六月半一點多的烈日,將氣呼呼又嬌羞的姜微微襯得非常唯美。

“她能安什么心?你安的是什么心?”劉國遷覺得自己快成全校的笑柄了,這個姜微微,三天兩頭就整一出戲,但凡跟他說過話的女生,都被她給“關照”過了。

連從未跟他說過話的朱言,因為是他鄰居的關系,也終于沒有幸免。

和羞走,倚門回首——他方才聽著,心里確實抖了一下——那個朱言,說的確實是實話,他們之間,幾乎是陌生人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朱言的笑聲從劉國遷身后響起,頭發幾乎干掉,在六月的微風下,輕輕擺動,仿佛有些刺眼,讓劉國遷避開了眼睛:“這是咱們學校,人人都知道的事情,劉同學干嘛裝不懂勒?

姜微微同學,喜歡你啊!

若是不喜歡人家,就好好拒絕了吧;若是喜歡,就從了人家吧!

一個大男人,這么長時間地裝作不知道,這么心機,可不酷哦!”

朱言說完,就徑直往對面的教室走去,經過二人之后,臉上瞬間沒了一點笑容。

看著她的背影,姜微微大吼道:“我喜歡他,關你什么事啊?要你來摻和!”

朱言面無表情地走上樓梯,走進教室,剛剛坐下,同桌曲玥就湊過來悄聲問道:“這樣,她應該就不會去你打工的地方騷擾你了吧?”

“若是劉國遷從了她,大家大概從此都安寧了!”朱言點點頭回答道。

***

“什么,你要換專業?還是機電系的電力系統自動化專業?你是不是中邪了?”中文系系主任面色有些難看,盯著朱言的臉,仿佛換專業,是不可能的事情:“你要知道,你是文科生,你去聽那些課,會像聽天書的,對你能有什么益處?!”

“老師,關于這個問題,我經過了一個暑假的學習,已經將我的理科知識補充回來了,雖然不是頂厲害的,但是理科綜合試卷的題,我已經能得兩百分以上……”朱言立刻解釋道:“這之后,我也會繼續努力的……”

“你別給我說這個……即便我放人,機電系那邊的系主任,也是不會接手你的!咱們中文系,是這個學院,最好的系,你……最好老實呆著!”系主任瞳孔有些大,且往右上飄去。

“主任,機電系的系主任,已經同意了,說只等主任你放人。”朱言的面色,像極了面癱,跟逆反熱血的話完全不同步。

因她的心里,并不熱血。

主任想要發難訓斥,但是剛剛一張口,面色驟然一紅,看了眼辦公室門口,飄過的機電系的系主任,然后閉了閉嘴巴,沒有說話,拿起自己的公章,蓋在了朱言的申請書上。

那個紅色的印章蓋下去,朱言面癱一樣的表情,突然多出一些欣喜,看得那中文系的系主任表情更加地難看——以往,都是理科生排隊要求換到中文系來,中文系,可是這所大學的王牌專業啊!

這位朱言同學,只怕是真的中邪了!

斗地主现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