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8章 舊墳新人

  • 作者:寶氣少爺
  • 類別:綜合其他
  • 更新時間:2019-07-19
  • 本章字數:2567

朱言看著劉國遷,時間過去了大約五分鐘,兩人都一句話也沒說。

“你若沒事,就走吧!我相信,你在這里,他不會很高興。”劉國遷打斷沉默,臉上的表情,依舊是往日的嘲諷。

“我帶他回我家,順便會去拜訪你的父母,有什么話,要我帶過去嗎?”朱言說道。

劉國遷的眼波流轉,將臉偏向旁邊:“不用了。”

“姜微微……她從公司辭職了,帶著她的媽媽,去了一個很隱秘的地方生活。李域說,這是他跟你的承諾。”朱言說道。

“啊……哦,謝謝他。”劉國遷的臉上,沒什么大的情緒起伏。

“她……其實可以理解成,別無選擇。”朱言頓了頓,才開口說道:“雖然我無法推演事實的全部真相,但是若是我,在母親被自己的親身父親要挾的情況下,也會做出同樣的事情……”

劉國遷用冷笑打斷朱言的話,將臉轉了過來,看著朱言的臉,眼睛里流露出某種情緒,有些濃烈清晰:“她能安然無恙,全賴你維護吧?李域下了那么大的決心,清洗上下人事,怎么獨獨沒有動她勒?

只是因為跟我的承諾嗎?

我不覺得,在他的心里,我有那么重要。

他是為了你,而你……”

劉國遷說到這里,頓了頓,低下頭去,兩滴清淚,從他的眼眶滴落。

“當年,說了那么多惡毒的話,即便有父輩的因素,我很抱歉。”劉國遷抬起臉,略有些激動,但是很坦誠地說道:“給你下藥的事,情非得已,但是并不值得你同情。

你自小沒有父母疼愛,他們早早過世,所以你很不懂的跟被人相處,也很不懂的拒絕,任人利用。

我是知道的,只是并不是太清楚中間的細節,也不知道該如何開解你。

但是李域知道,從這點來說,我覺得他是你最合適的伴侶。

雖然中間,我有慫恿衛歌接近你,但是他似乎……在你面前很卑微,說只要守護好你,他就知足了。

從現在開始,你有任何事情,都可以去找他。”

“這些,并不是我這次來要問的重點。”朱言看著劉國遷的眼睛,鼓起勇氣問道:“我其實……后來回憶起來,很感謝你的陪伴——雖然我們的關系一直很差。

李域說,我是喜歡過你。

我想,應該是的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劉國遷冷笑兩聲,那眼睛里的嘲諷更是濃烈:“所以你想來問我,是不是也喜歡過你?”

“我怎么會問這種愚蠢的問題勒?給我下毒,提前通知衛歌,讓衛楠越知道我的行蹤,蕭泊對你做了什么?用姜微微母女逼迫你嗎?

總之,在我這里能看到的結果是,你并不想我死,否則,你太多下毒的機會了。

那次中毒的量,也是很少,簡單搶救,就能安然無恙。

如今這樣做,之前所有的罪行,都落到了你的身上,你覺得這樣的你,很偉大,是嗎?”面對朱言的問題,劉國遷只是沉默。

“你跟姜微微,相處十三年,維護她,自然是天經地義的,但是還放我一條生路,我何必問你,是否喜歡我勒?當年你喜歡的人,就是我,不是嗎?雖然我覺得很奇怪,但事實不就是這樣子嗎?”朱言說到這里,也微微有些冷笑。

“你該走了。”劉國遷看了眼背后的鐘擺,回頭沒有看朱言的眼睛。

“劉律師會幫助你的,希望你不要攬下所有的罪行。”朱言繼續說道,劉國遷卻站了起來。

朱言見他這樣,也站了起來,往外走去。

她沒有回頭,那劉國遷卻回頭,看著她的背影,眼里的清淚,再次落下。

***

“你家很幽靜啊!”李域在朱言家里的院子里來回地轉。

“嗯,去壓一些水出來。”朱言指著院子角落的壓井。

“這個要怎么用啊?”李域接過朱言遞來的小水桶,好奇地研究。

“去河邊打水,倒進這里,利用大氣壓力,把水從地底下抽出來,去河邊小心。”朱言說完,就轉身走進客廳,開始打掃衛生。

她從前并不知道,劉國遷喜歡她的。

但是上去去柳巷找他之前,回家一次,發現家里斑駁的圍墻,分明被修葺過,那墻灰很低調,還刻意做舊——李域來了她家里,新奇的模樣,再次證明,這不是他做的事。

不是他,自然是劉國遷了。

她似乎記得,劉國遷有跟她說過,老家因為漲水,被淹了一次,水高過路面一米。

他有回去過。

便是那一次,他偷偷找人,替她修葺了這墻壁吧?

而且絕對幫忙堵住了大門口,沒有讓水倒灌進來。家里的家具,完全沒有被水泡過的痕跡。

即便不是喜歡她,也至少沒有像他表現出來的那般討厭她。

朱言提著兩大箱子的東西,走到隔壁,以為頭發花白的婦人出來開門,見了朱言,臉上瞬間尷尬,但是仍舊熱情微笑著說道:“朱言啊,有事嗎?”

“沒事,劉國遷太忙了,讓我給你帶了兩箱東西回來,還有一個紅包。”朱言將那兩個箱子遞給那婦人,并將紅包放她手里:“過段時間,他就會回來看你,希望你好好地。”

“哎喲,他也真是的!”那婦人眼里盈滿淚珠,很欣喜地接過那些東西:“他往日往家里打的錢,已經不少了,這……”

“我帶了男朋友回家,要去祭拜父母,先再見了。”朱言微笑著告辭,那婦人在朱言背后喚道:“誒,朱言,你有準備香蠟錢紙嗎?我最近在賣這些,給你備一些吧,免得你去買。”

朱言回頭,那婦人已經返身進屋,很迅速地拿了一大包的香蠟錢紙出來,遞給朱言。

“多少錢啊?”朱言忙接了過來問道。

“不用,不用……”那婦人忙說道:“遷兒每次回來,都跟我說,你多年不回家,也實在可憐,說若是我回家了,要我好好地照看一下……

哎,我也老了,沒什么能照看你的,這點東西拿去用,拳當我照顧了吧!”

朱言聞言,心里倒是感動——在異地他鄉,她倒是很冷靜,但是在家門口,卻這般容易多愁善感,雖然這婦人跟她爸爸有些茍且,但是小時候,對她照顧最多的人,正是她。

“因為男朋友要來,所以買了很多的肉,我去給你拿一些吧!”朱言提著那袋子東西就轉身進屋,那婦人還在背后說:“不用,不用。”

她進了院子,看見李域已經將水壓了出來,很興奮的樣子。

朱言拿了肉給那婦人,那婦人再遞給她一大袋子雞蛋,兩個女人在那里來往了好一陣子,好容易了結了,朱言才回屋,繼續打掃屋子。

朱言簡單煮了面條,兩人草草吃過,便提著那婦人給的香蠟錢紙,到了坡上,父母的墳前,竟然并不是荒草叢生。

“是劉國遷吧?他可真是個矛盾的人勒!”李域不禁說道:“你也是。”

“若非如此,哪有你的事啊?”朱言瞪他一眼,伸手將那些墳地上的些許草拔了下來。

“我也不是白白撿來的,好吧?我也是很努力很努力,才見到你父母的墳地的,好吧?”李域也幫忙將旁邊的石頭,擺放在墳頭。

“是,你是個很努力很努力的女婿,壘完這個,趕緊跪下吧!”朱言嘲諷地說道。

“嗯,謝謝。”李域很開心地應道,還往旁邊抱了一塊大石頭,放在了那墳墓的旁邊。

“今后至少一年回來一次,好吧?”李域對朱言說道:“我好喜歡這里哦!”

朱言翻了個白眼,冷冷地說道:“等下我的那些親戚來了,你就不會這么想了。”

————完結

斗地主现金